相信很多人都有一樣的問題,
那就是電腦用久了之後,
每次開機都要等待好久好久的時間,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個充滿和煦陽光的午後,
暖暖的風輕拂著斯汀莉的臉龐,
她面著海把被風吹散的頭髮緩緩的整理了一下,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人類與妖精之間世世代代充滿了禁忌,
這二族的人平時幾乎不互相往來,
但是,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朝陽從海平面緩緩的升起,
又是一天的開始,
說話之島,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山腰上忽然傳來的喊聲,同時幾十萬隻箭射進了城鎮裡,就像暴風雨在城鎮裡舞蹈著一樣,而在黑騎士力量保護的範圍,就像沒發生事情一樣平靜,「你… 你為什麼這樣? 」舞月湜肂哭喊著,「我不相信,我不要相信這一切」她抱著頭哭著喊著,黑騎士卻一點都不為所動「難道是… 難道是我的選擇,而讓我永遠失去了你? 」她哭泣著,「妳不要誤會了,我只是想結束這一場惡夢,女人」藍茵冷酷地說「如果妳再煩我,就一劍送妳去見妳的王子」他說完就馬上放縱地讓體內的力量流出,這股聖華的精神力就像洪水一般,所有被碰觸到的亡靈士兵,都在一瞬間被淨化,幻化成一片銀色的粉末飄逝在風中,因為淨化而使得亡靈的力量消失,藍茵的身體也不再有不死的力量,他開始感覺到傷口流動的焦痛感,鮮血就像不停止的小溪一般地流著。

藍茵的意識漸漸消失,他低頭看了自己流下的鮮血「我的血竟然不是黑色的,這是我背叛伊羅特亞城的報應嗎? 這樣.. 就夠了吧…」他握著水璃劍的手開始鬆掉「那時我沒得選擇,不能讓舞月就那樣睡著而死去,沒有其他選擇,就像現在一樣」藍茵就這樣半跪倒在伊羅特亞城中央,舞月湜肂就在他身邊,藍茵就拄著水璃劍,已死在那裡,她抱住他,盡管再多的熱淚流下,黑騎士身上冰冷的盔甲依然還是像冰塊一樣,「現在你不用再夜夜與夢魘抗拒了,就讓我再看你一眼吧? 」舞月湜肂伸出了微微發抖的雙手去摘下了藍茵的頭盔,摘下頭盔的那一刻,一條項鍊從藍茵的脖子滑了下來,那是舞月湜肂交給他的項鍊,「你為什麼要騙我… 你還記得我…」在她眼前的依舊是那個為她努力的騎士,藍茵的面容雖然已經冰冷了,但卻真的在微笑,潔白的雪花從天空飄了下來,一點一點地蓋在伊羅特亞大地上,把所有的仇恨都掩蓋了起來,藍茵就這樣在舞月湜肂的哭泣聲中,永遠的微笑下去了。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