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著山腰上忽然傳來的喊聲,同時幾十萬隻箭射進了城鎮裡,就像暴風雨在城鎮裡舞蹈著一樣,而在黑騎士力量保護的範圍,就像沒發生事情一樣平靜,「你… 你為什麼這樣? 」舞月湜肂哭喊著,「我不相信,我不要相信這一切」她抱著頭哭著喊著,黑騎士卻一點都不為所動「難道是… 難道是我的選擇,而讓我永遠失去了你? 」她哭泣著,「妳不要誤會了,我只是想結束這一場惡夢,女人」藍茵冷酷地說「如果妳再煩我,就一劍送妳去見妳的王子」他說完就馬上放縱地讓體內的力量流出,這股聖華的精神力就像洪水一般,所有被碰觸到的亡靈士兵,都在一瞬間被淨化,幻化成一片銀色的粉末飄逝在風中,因為淨化而使得亡靈的力量消失,藍茵的身體也不再有不死的力量,他開始感覺到傷口流動的焦痛感,鮮血就像不停止的小溪一般地流著。

藍茵的意識漸漸消失,他低頭看了自己流下的鮮血「我的血竟然不是黑色的,這是我背叛伊羅特亞城的報應嗎? 這樣.. 就夠了吧…」他握著水璃劍的手開始鬆掉「那時我沒得選擇,不能讓舞月就那樣睡著而死去,沒有其他選擇,就像現在一樣」藍茵就這樣半跪倒在伊羅特亞城中央,舞月湜肂就在他身邊,藍茵就拄著水璃劍,已死在那裡,她抱住他,盡管再多的熱淚流下,黑騎士身上冰冷的盔甲依然還是像冰塊一樣,「現在你不用再夜夜與夢魘抗拒了,就讓我再看你一眼吧? 」舞月湜肂伸出了微微發抖的雙手去摘下了藍茵的頭盔,摘下頭盔的那一刻,一條項鍊從藍茵的脖子滑了下來,那是舞月湜肂交給他的項鍊,「你為什麼要騙我… 你還記得我…」在她眼前的依舊是那個為她努力的騎士,藍茵的面容雖然已經冰冷了,但卻真的在微笑,潔白的雪花從天空飄了下來,一點一點地蓋在伊羅特亞大地上,把所有的仇恨都掩蓋了起來,藍茵就這樣在舞月湜肂的哭泣聲中,永遠的微笑下去了。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寂靜的黑夜帶著不安的氣息降臨了大地,舞月湜肂隨著傑斯特領著軍團走進了村莊,卻不見平時人來人往的街道,或者說整個村的人都消失了,就在他們不解著這奇怪的現象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從森林裡傳了出來,「我從地獄回來了」隨著這句話一名身披黑色鎧甲的騎士在月光下現身了「藍茵! 」傑斯特驚訝的說「你是藍茵! 我能看得出你的樣子,即使你披著那一身盔甲」藍茵只是冷笑一聲「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剛說完,一陣魔法火焰從藍茵的腳底衝了上來,彷彿是從地底鑽出來的一條包著火焰的龍,眾人的目光還是盯著刺眼火光中的那個黑影,當火焰消退、光芒漸漸散去,熔化的岩漿流過他的面甲,「即然那我就成全你」黑騎士說「讓你知道地獄在你的眼前」他揚起手中的水璃劍,陣陣火光映在他那一身漆黑的盔甲上,一步一步踩著燃燒的大地,這個身影似乎曾經出現在一些宮殿的壁畫上面,當他看見站在傑斯特背後的舞月湜肂時,卻似乎身邊多了個人在跟他說話般低頭轉身緩緩地走開「什麼是地獄? 在白天與殘暴的敵人作戰,夜裡還要面對無盡的夢魘,這才是我的地獄」藍茵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卻消失在黑夜裡,只留下不明究理的傑斯特一行人。

朝陽又再次升起,但亡靈軍團卻不斷地和伊羅特亞軍國交戰著,奇怪的是有個黑影正瘋狂地砍著邪龍納爾斯,但是在諾大的戰場裡,沒有幾個人注意到這個黑闇騎士揮舞著的是一把藍色長劍,有股分裂的力量在藍茵腦中亂衝亂撞,一下子他揮劍攻擊亡靈族,一下子又轉身刺擊人類戰士,痛苦的怒吼被淹沒在人山人海的戰場裡,在他身邊的亡靈無情地把爪子、利牙往他身上招呼,人類的鐵劍、利弓也不斷地讓他的傷口濺出鮮血出來,但他就像被困住的野獸一般,只是在人群之中像一股黑色影子穿梭。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長長沉眠醒過來的舞月湜肂,不理會傑斯特的關心,只是不斷地問著藍茵的下落,「他已經葬身在戰場了」傑斯特急忙地編了個謊言讓舞月湜肂死了再尋找藍茵的心,平凡的日子又再次照在伊羅特亞城,舞月湜肂在傑斯特的身邊卻漸漸發現他追求的是整個世界的統一,而並非真心真意地愛著她,「我要把這次的勝利獻給妳」傑斯特總是這樣哄舞月湜肂,征戰、勝利已經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伊羅特亞城雖然日漸強盛,但傑斯特的野心卻更大,他似乎不曾滿足,不斷地設立新目標,征戰已經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了。

伊羅特亞城的繁榮卻替自己帶來了危機,亡靈族在黑夜裡蠢蠢欲動,等待一口氣毀滅人族的機會到來,伊羅特亞城的軍隊不斷地拓展版圖,終於佔進了死亡之谷,塞迪斯從水晶球裡看見了人類大軍已經逼近絕望之城,但他卻沒有準備戰爭的動作,只是召喚了幾個亡靈士兵拿著一件深黑色的盔甲,然後隨著亡靈法師的帶臨,走到了藍茵的墓堆前,「從死亡棲身的黃泉國度,化身為黑闇騎士再度復活吧! 」亡靈法師們圍著墓堆不斷地唸著,此時土堆忽然往四周散了開來,一隻手從這個墓堆裡伸了出來,藍茵竟然從墓地裡爬了起來,「死亡並不是終點」塞迪斯笑著說,接著站在二旁的亡靈士兵將盔甲披在藍茵身上,這特別的盔甲上竟找不到任何一絲的傷痕,不管再多炙熱,它就像冰一樣寒冷。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火光照亮了宮殿,原來是騎士團終於打敗賽妮斯趕進城堡裡,藍茵還是不停地往肯恩身上遞招,最後肯恩手中的劍還是被砍飛了,藍茵用水璃劍指著肯恩,「現在你將會被以叛軍之名定罪」藍茵對肯恩說著,但是肯恩這時候卻笑了起來,就在藍茵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肯恩用力往藍茵衝了過去,劍刃就隨著鮮血的濺出,刺穿了肯恩的身軀,「寧願…戰死…也不願被…羞辱」肯恩緩緩地跪倒在地上,藍茵轉身馬上抱起舞月湜肂去療傷,舞月湜肂雖然救回一命,但卻陷入了昏睡。

陷入深深昏睡的舞月湜肂,任由藍茵再怎麼呼喚也不再睜開雙眼,只能聽到淡淡的呼吸聲音,昔日熱鬧的花園也成了雜草叢生的荒地,騎士團裡也不見那個努力練劍的少年,另一方面,傑斯特為了拉攏民心,而對全城鎮的人民發佈了假消息,而村民們也相信是藍茵讓叛軍殺進城堡裡的,但是藍茵一點也不在乎村民對他的誤會,因為他心中只掛念那個還在深深昏睡的公主,四處探聽消息之後,獨自前往一位老祭師告訴他的那一座絕望之城,傳說那座城就在北方的死亡之谷裡,而絕望之城的亡靈一族擁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但是老祭師語帶保留的說「要換回一個人的生命,就必須用相當的東西去交換,你打算要怎麼什麼換?」那位老祭師嘆了口氣,因為他也算得出來,藍茵很清楚而且他也會答應交換,「嗯… 我知道,用我的靈魂交換」藍茵只留下這句話後,就這樣消失在伊羅特亞城境。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幸運女神並不是一直站在藍茵這邊,幸福的日子也隨著國王厄湜肂一項決定而煙消雲散,格特蘭城的國王赫特決定讓自己的兒子傑斯特,和伊羅特亞城的公主舞月湜肂結婚,一方面是要保有他們的王族血脈之外,另一方面卻是為了邦交,那天夜裡,藍茵和舞月湜肂漫步在半月湖畔,舞月強裝出笑容和藍茵聊天,藍茵都知道但卻沒說出口,只是緊著眉頭,說著說著舞月便蹲在岸邊撥著湖水,一個不小心滑了一下,雖然藍茵及時伸出手,但卻跟著公主一起跌入水中,二人坐在水中相視而笑,舞月把頭靠在藍茵肩上,「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她問,「什麼? 」藍茵回答,這時舞月湜肂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項鍊,那是個帶著銀色羽翼的鍊子,她替藍茵戴了上去,「你答應我,永遠戴著它」舞月湜肂看著藍茵說著「要戴到你不再關心我、喜歡我的時候才可以拿下來」藍茵微笑著聽著舞月湜肂說著話,他也知道,這是最後一個幸福的夜晚了,在淡淡的月光下藍茵輕輕吻了舞月湜肂,這時她眼角又流下了眼淚…

早晨的陽光依舊準時地照亮大地,所有的一切還是一樣在運作,白雪在藍天的懷抱裡飄來盪去,流水也靜靜地流過綠茵一片的森林,但是舞月湜肂的身邊出現的卻不再是藍茵,而是王子傑斯特,黑夜再度罩下了大地,安靜又詳合的深夜,唯有在深夜,藍茵才能御下厚重的頭盔,騎士會流淚嗎? 會的,但沒有人見過,只有淚已乾去之後,才能御下厚重的頭盔,唯有聽著雜草間還沒睡去的蟲鳴聲,他才能脫下身上的鎧甲,騎士會受傷嗎? 會的,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只有不斷增加的傷痕,隱藏在閃亮的鎧甲之後。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這樣藍茵以第一名得到了入團的資格,傍晚,在進駐城堡的隊伍裡頭,藍茵到處東張西望著,忽然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就是讓他失眠的女子? 「你東張西望地在看什麼? 」小隊長敲了一下藍茵的頭,「那女孩..」藍茵張大了嘴問,「什麼那女孩,那是伊羅特亞城的公主,你不知道嗎? 」小隊長說著,藍茵萬萬想不到,那天自己救的少女,竟是一名公主。

每一天早晨是騎士們訓練的時間,不管外面是刮風下雨還是烈日赤陽,藍茵總是能快樂的起床,只因為他能夠看見在花園裡散步的公主,有一天,藍茵特地走到公主附近,「嗨,公主,今天天氣很好」藍茵生硬地打著招呼,公主也沒抬頭,只是冷冷地回答「是呀,我的雙眼並沒有瞎,看得出來」,正在藍茵想著接下來要說什麼的時候,小隊長已經拉著他的耳朵走回騎士營帳。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天經過市集的藍茵看見了告示板上的騎士團徵召公告,他突然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能成為一個為榮耀而戰的英雄,因此藍茵便在告別了羅特後進了伊羅特亞城,在那兒果然有著騎士團的測驗,而藍茵一出場便引起眾人的注目,一個揮舞著水藍長劍的少年,輕鬆打敗晉級賽的對手。

在決賽中首先與藍茵交手的,是一名全身披滿厚重鎖子甲,手拿長型統盾的戰士,他使勁地揮舞著手上的流星錘,但是卻怎樣都打不到藍茵,「老伯,要不要休息休息呀? 」藍茵一邊閃躲往自己飛過來的流星錘,一邊笑著跟鎖子甲戰士說著,而鎖子甲戰士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真的累了,只是不斷地發出像鬥牛一般地喘息聲,「看來好像是你的錘子太重了,我來幫你吧! 」藍茵一揮劍往鎖子甲戰士手上的流星錘砍去,那鐵鍊就像是豆腐一樣的被切斷,全場圍觀的群眾被這把利劍嚇了一跳,藍茵二話不說,又是一劍直直地刺過去,足以抵擋戰馬長槍的統盾,更是像張薄紙一樣被一分為二,裁判宣佈「這回合的勝利者,藍茵」。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這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依然選擇當妳的騎士。」

每當黑暗緩緩地吞沒陽光,靜謐的皎月升起之時,村子口的老爺爺總會輕輕吟唱那首遙傳已久的曲子,不知道是先人編織的美麗故事,抑或是這段故事的確曾經發生過,一群孩童們總是喜歡坐在搖著薄扇的長輩腳前,聽著他們吟唱起那一段故事: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