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從海平面緩緩的升起,
又是一天的開始,
說話之島,
這個充滿古老魔法文字的島嶼,
產生了無數個揚名歷史的魔法師.....

經過一天一夜的海上旅程,
前來尋找魔法教師吉倫的奧沃風,
終於抵達了這座傳說中的魔法都市,
奧沃風一下船就看到港口旁邊站著一位美麗的女子,
而她似乎是一位旅行商人,
於是奧沃風便走向那位美麗的女子,
原來她叫做潘朵拉,
在港口邊賣著雜貨,
奧沃風於是向潘朵拉買了一張說話之島的地圖,
而好心的潘朵拉也為奧沃風說明了往吉倫之家的路,
並且要奧沃風小心說話之島上常出現的妖怪夏洛伯,
夏洛伯就是一種行動快速,
外型就像是隻超大蜘蛛的妖怪,
已經有不少旅人和村民都成了夏洛伯的食物...

這天奧沃風趁著天空一片晴朗,
馬上往吉倫之家的方向走去...
奧沃風一邊吃著他剛買來的午餐一邊看著地圖,
突然聞到一股極為難忍受的腥味,
抬頭一看,
站在他面前的,
竟然是一隻比他身軀更大上幾倍的蜘蛛,
奧沃風把吃到一半的午餐用力地往夏洛伯丟去,
並且順勢往後用力地跳了一步,
在落地之前反手將插在背上的長劍抽了出來,
夏洛伯不等奧沃風準備好,
就冷不防地往前衝,
奧沃風看準了時機往夏洛伯的頭部狠狠地砍了下去,
這一擊雖然出手又快又狠,
可是奧沃風還是揮了個空,
正當奧沃風想著該如何殺掉眼前這個大怪物的時候,
突然一道光箭從森木中飛了出來,
並且貫穿了夏洛伯的腹部,
奧沃風被這道光箭嚇了一跳而呆站在原地,
卻沒發現夏洛伯正往他的方向倒下來,
等到奧沃風發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閃躲了,
就這樣被夏洛伯的屍身壓住了..........................

等到奧沃風醒來的時候,
身上的傷口都已經恢復了,
但是他只記得一名穿著白袍的人救了他,
奧沃風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夕陽昏黃的下午了,
他又起身前往吉倫之家...

走著走著終於看到路的盡頭有一處亮著燈的房子,
他走向前並敲了敲門,
但是奧沃風卻發現門沒有鎖,
於是他就推門而入,
一進門就見到一位滿臉笑意的老人,
正當奧沃風想開口詢問的時候,
那老人竟然先開口了...
吉倫:「年輕人,我等你很久了,沒錯我就是吉倫...」
奧沃風:「咦... 你怎麼知道...??」
吉倫:「你來找我是不是想成為魔法師?? 對的話就過來讓我看看你吧...」
奧沃風:「是... 好...好的」
吉倫看了看奧沃風:「嗯... 你明天起就跟媚尼斯一起去幫忙港口的潘朵拉工作吧...」
奧沃風:「媚尼斯?? 她是誰呀??」
吉倫:「她跟你一樣都是我的學生,今晚你就先在這裡休息吧...」

隔天,奧沃風被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
原來是媚尼斯來找他去港口工作了,
媚尼斯正是昨天出手救了奧沃風的人,
這時媚尼斯把修好的長劍交給了奧沃風,
並且告訴他:「你以後不會再需要這個東西了...收起來吧」
從這天開始,
奧沃風天天過著早起工作下午向吉倫學習魔法的生活,
這一晚,
太陽西沉,寧靜的黑夜又降臨在這座島上,
一切就像沉睡一般,
只剩下奧沃風的房間還閃著微微的燭光,
奧沃風一個人坐在床上拿著一塊布,
細心的擦著手中的橡木魔法杖,
雖然這隻魔法杖並不是什麼神兵利器,
但是這隻魔法杖卻是媚尼斯送給他的,
奧沃風一邊擦著魔法杖一邊想著魔法口訣,
突然窗外閃著一道白光,
奧沃風好奇地放下魔法杖走到了窗口一望,
那道白光就在不遠的菜園閃著,
奧沃風想,這麼晚了不會有人在外面遊走才對呀?
於是他穿上了他的外衣,
獨自來到了菜園旁,
奧沃風在菜園旁的大樹下發現了剛才那道白光竟然是媚尼斯所放的,
原來媚尼斯很努力的訓練自己...

因為她想盡早成為正職的魔法師,
她想要擁有強大的力量,
然後她要去為她死去的父母報仇,
在好幾年前,
她的父母被風木城的軍隊殺死,
被旅遊中的吉倫帶到了說話之島...
媚尼斯輕輕的說完,
一語不發的望著遠方,
奧沃風深深地被媚尼斯的個性所吸引...
就這樣,
每個晚上就是媚尼斯和奧沃風進行特別訓練的時間,
很快地,二人一起學完了第三級的魔法,
而吉倫也對於他們的表現給予絕對的肯定,
也答應在一週後讓他們進行魔法師資格的考試,
考試的內容是...
使用魔法打敗一種名叫史巴托的妖怪,
史巴托是一種由死掉探險者的怨念所形成的妖怪,
而歷屆的魔法師資格考試,
就是用第三級魔法裡面的一式,起死回生,
打敗史巴托...
起死回生雖然是一種充滿生命力的魔法,
但是對於非生物,
特別是史巴托一類不死的妖怪,
具有極高的破壞力...
二人在資格考前的一週更加努力的練習,
在資格考的前一天,
二人又攜手來到了港口邊...
奧沃風拿出了戒指替媚尼斯載上了,
媚尼斯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奧沃風看著無邊的大海,說:「等把風木城的暴君除掉,我們就回來說話之島隱居...」
媚尼斯輕輕的點點頭倚在奧沃風的肩上看著大海.....
隔天奧沃風和媚尼斯二人以最好的成績通過了魔法師的資格考試,
二人帶著魔法師的證明... 瑪那魔法杖,
以及吉倫的祝福踏上前往風木的路....................

事隔六個月,
二人已經投身在風木革命軍,
雖然不斷的進攻,
但是風木城處於易守難攻的地方,
卻是一直攻不下來,
而媚尼斯和奧沃風在幾次戰役中也險些喪命,
這時候已經是飄著雪花的冬天,
革命軍所剩下的資源只能再做一次進攻...............

這天,連下了幾天的雪竟然停下來了,
革命軍進行了這個冬天最後一次的進攻,
媚尼斯一想到如果這次沒有將風木城攻下來,
不知道那時候才可以報仇,
不斷地放出高級魔法,
媚尼斯放出來的龍卷風、極道落雷、地裂術、冰雪爆、流星雨,
這些高攻擊魔法不斷地打在風木城堅固的城牆上,
不少風木的守軍也慘死在這些魔法下,
跟在一旁的奧沃風也不讓城門口的弓箭手有機會傷害到媚尼斯,
一手施放著燃燒的火球把城門口不少的守衛給活活燒死,
另一手則是以超高命中率發射著光箭,
雖然光箭只是一級魔法,
但是一到奧沃風的手裡竟比任何弓箭還強,
每一發都是對準城牆上的神射弓箭手射去,
每一發都是直接貫穿弓箭手身上的鎧甲,
瑪那魔法杖在這二人的手裡發揮出了完全甚至於超過的力量,
就當這二人一路殺到內城門口時,
突然媚尼斯中了敵人的埋伏,
被敵人的施放了闇盲咒術,
媚尼斯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原本一向冷靜的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奧沃風回頭發現媚尼斯背後突然冒出的弓箭箭陣,
不顧一切的衝到媚尼斯的背後,
左手使出了神聖的圓,右手替媚尼斯解除了闇盲咒術,
在平常而言,
奧沃風一但使出神聖的圓,
就算是破門用的火藥也傷不了他,
但是這時候他分神去幫媚尼斯解除了闇盲咒術,
卻沒辦法擋住他面前如雨一般的箭,
媚尼斯漸漸的恢復了視力,
一轉頭看到奧沃風就站在他後面,
高興的要奧沃風一起再往前衝,
但是奧沃風轉過來淡淡地笑了一笑,
竟然面無血色,
媚尼斯走到奧沃風面前才發現他為了替自己治療,
竟然以肉身去擋住了如雨一般的箭,
就在媚尼斯伸手要替奧沃風治傷的時候,
一道藍色的光線從奧沃風的背後穿過,
原來是風木城的魔法師趁他們二人不注意,
突然施以奇襲,
這一招極光雷電原本只是混淆敵人視聽的招式,
但是對於現在的奧沃風卻是致命的一擊...
奧沃風張大了嘴卻說不出話,
而他的鮮血灑在地上的白雪上...
奧沃風感到四肢漸漸失去了知覺,
視線漸漸的模糊了...

媚尼斯憤怒的撿起了奧沃風所掉落的瑪那魔法杖,
雙手高舉著二隻魔法杖,
媚尼斯把她所有的憎恨和悲傷,
轉化成強大而終極的法力,
此時天空快速的降下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風木城偷襲奧沃風的魔法師們張大了嘴:「什... 這就是正義的終極力量...??」
那道光芒快速的從空中射向了地面,
令人無法相信的力量,
就在光芒接觸地面時完全的爆發出來,
沒錯,
這就是媚尼斯以她最後的生命力、最後的精神力所使出的究極光裂術...
這一擊,
不但把風木城大半的軍隊瞬間消滅,
還把風木城最堅固、聳立好幾百年的城牆震倒了大半,
一片片石塊慢慢地掉落下來,
生命力耗盡的媚尼斯也倒地不起,
她伸出顫抖的手握著奧沃風冰冷的手,
奧沃風和媚尼斯二人最後一滴淚水同時落在冰冷的雪地裡,
一切都結束了,
風木城因為奧沃風和媚尼斯而恢復了自由,
全部的憤怒都被潔白的雪給深深地埋起來,
天空又飄起了片片的白雪,
無止盡地下著,
把媚尼斯和奧沃風的身體、靈魂蓋了起來,
但是後來的人去尋找這二人的遺體,
竟然到處都找不到,
而有人說曾經在往說話之島的船上,看到這二個人,
也有說話之島上的村民說,
曾經在森林裡面被他們所救,
不管如何,
風木村的人民為了紀念這二個魔法師,
在村子裡面蓋了座神殿,
以感念他們為風木城自由的努力.........................


創作者介紹
MDs

MDs' Blog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