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依然選擇當妳的騎士。」

每當黑暗緩緩地吞沒陽光,靜謐的皎月升起之時,村子口的老爺爺總會輕輕吟唱那首遙傳已久的曲子,不知道是先人編織的美麗故事,抑或是這段故事的確曾經發生過,一群孩童們總是喜歡坐在搖著薄扇的長輩腳前,聽著他們吟唱起那一段故事:

守護美麗公主的英勇騎士,遭到邪神永生永世的詛咒
只能靜靜聆聽公主的心事,卻無法撫慰她靈魂的傷痕
只能誓死抵擋敵人的入侵,卻無法阻止公主淚水落下
只能為人民帶來生活無憂,卻無法帶給公主幸福歡笑
做公主的依靠是他的盼望,縱然他知道那只是個奢望
因為騎士呀終究不是王族,他只是為公主付出的騎士
心愛的公主為了王子擋死,騎士為她出賣自己的靈魂
換回公主生命卻永遠消失,從此棲身在黑夜裡遊盪著
被遺忘的騎士與死亡共舞,與邪惡亡靈一同出沒消失

啦啦啦… 遊蕩黑夜的靈魂…
啦啦啦… 與邪惡亡靈共舞…

被森林包覆著的伊羅特亞城鎮散發出一股寧靜詳和的氣息,似乎永遠都不會有任何的紛亂,這天迷了路的鐵匠羅特,正嘀咕著今天的運氣差到一個極限的時候,隱約聽見遠方有嬰兒的哭鬧聲,他尋著聲音的方向走去,果不其然發現了一名還在襁褓中的男嬰。

「可憐的小傢伙」,羅特對著男嬰自言自語了起來,「是誰這麼狠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你要不要跟我回去呀??」此時男嬰彷彿像是聽的懂羅特所說的話一般開懷地笑了起來,就在羅特準備轉身離開時,卻發現不遠處有股很微弱的藍色光芒,身為鐵匠的他立刻在岩壁上發現發光的東西,那是一種很難得一見的礦石,羅特將男嬰放置在草地上,隨即從背包裡拿出工具,要將那一塊礦石取下來,「你還沒有名字吧??小傢伙」羅特一邊小心翼翼地鑿著岩壁一邊說,「不如我來幫你取個名字好了,既然是在綠草如茵的森林裡發現你,又找到了藍璃石,那..你就叫做藍茵吧!!」羅特把工具和挖出的礦石收進了背包,抱著藍茵循著旅人的指示回到村莊裡。

時光匆匆流逝、歲月不停歇的奔馳,在環境的雕朔之下,藍茵成為一名健壯外向的青年,也因為羅特的關係,藍茵天天與刀劍為伍,年紀輕輕已經精通各種武器,輕至細劍、武士刀,重至巨斧、雙手劍,無一不輕鬆上手,「藍茵! 你這小子又跑去那裡了? 」羅特在打鐵舖門口喊著,「什麼事呀? 老爹?」只見藍茵從房樑上倒掛下來問著,「你別嚇死我老人家,快下來,我有東西要給你」羅特還沒說完,藍茵便一個翻身跳下。

羅特從一個上鎖的箱子裡頭拿出一只長方形的木盒,並把木盒遞給了藍茵,「這是我替你鑄的劍」羅特看著那木盒說,「它是用當初跟你一同出現在我眼前的藍璃石鑄成的,以後就讓這把水璃劍跟著你吧…」,藍茵小心翼翼地打開了木盒,眼前是一把散發著微微藍光的長劍,從此藍茵時時刻刻都把水璃劍帶在身邊。

這天,藍茵替羅特把剛修好的鐵劍送到顧客家,在回家途中的藍茵獨自漫步在黑夜裡的鄉間小道,忽然他聽見了一名少女求救的聲音,原來是有二個粗漢正在騷擾一個少女,「二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女孩子,太不要臉了吧? 」藍茵對著那二個粗漢說,「本大爺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粗漢並不理會藍茵,這時藍茵抽出了水璃劍,擺出備戰姿勢,「唷,小鬼頭拿了根鐵棒就想當英雄了~」粗漢鄙視的嘲弄著藍茵,而二人也抽出了腰間的斧頭,吆喝一聲往藍茵跳了過來,只看見藍茵地漫不經心的揮舞了一下手上的水璃劍,粗漢手中的斧頭就應聲斷裂成兩三段,嚇得他們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藍茵望著那名少女,溫柔的問道,「妳沒事吧?」那少女還未從驚嚇中恢復「我沒事..」,她發抖地回答,藍茵體貼的將自己肩上的披風披在少女背上,「我送妳回家吧? 」藍茵微笑著說,一路上二人只是靜靜地走著沒有交談,而少女也只讓藍茵送她到村子裡面,這個晚上藍茵卻頭一次的失眠了,腦海裡都是那少女的模樣,一雙如鹿般無辜的眼眸,因害怕而緊抿的紅唇,還有那小挺的鼻樑,聚集在一張小小的鵝蛋臉上,彷彿是老天所創作的藝術一般,她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令藍茵神魂顛倒,而她舉手投足散發出的不凡氣質,差點讓藍茵以為少女是降臨凡間的天使,可惜他忘了問那名少女叫什麼名字,藍茵遲遲無法入眠,整晚望著窗外的月亮傻笑著。時間就這樣過了二週,藍茵再沒有遇見那位不知名的少女,日子還是一天一天地過去。

創作者介紹
MDs

MDs' Blog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