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女神並不是一直站在藍茵這邊,幸福的日子也隨著國王厄湜肂一項決定而煙消雲散,格特蘭城的國王赫特決定讓自己的兒子傑斯特,和伊羅特亞城的公主舞月湜肂結婚,一方面是要保有他們的王族血脈之外,另一方面卻是為了邦交,那天夜裡,藍茵和舞月湜肂漫步在半月湖畔,舞月強裝出笑容和藍茵聊天,藍茵都知道但卻沒說出口,只是緊著眉頭,說著說著舞月便蹲在岸邊撥著湖水,一個不小心滑了一下,雖然藍茵及時伸出手,但卻跟著公主一起跌入水中,二人坐在水中相視而笑,舞月把頭靠在藍茵肩上,「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她問,「什麼? 」藍茵回答,這時舞月湜肂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項鍊,那是個帶著銀色羽翼的鍊子,她替藍茵戴了上去,「你答應我,永遠戴著它」舞月湜肂看著藍茵說著「要戴到你不再關心我、喜歡我的時候才可以拿下來」藍茵微笑著聽著舞月湜肂說著話,他也知道,這是最後一個幸福的夜晚了,在淡淡的月光下藍茵輕輕吻了舞月湜肂,這時她眼角又流下了眼淚…

早晨的陽光依舊準時地照亮大地,所有的一切還是一樣在運作,白雪在藍天的懷抱裡飄來盪去,流水也靜靜地流過綠茵一片的森林,但是舞月湜肂的身邊出現的卻不再是藍茵,而是王子傑斯特,黑夜再度罩下了大地,安靜又詳合的深夜,唯有在深夜,藍茵才能御下厚重的頭盔,騎士會流淚嗎? 會的,但沒有人見過,只有淚已乾去之後,才能御下厚重的頭盔,唯有聽著雜草間還沒睡去的蟲鳴聲,他才能脫下身上的鎧甲,騎士會受傷嗎? 會的,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只有不斷增加的傷痕,隱藏在閃亮的鎧甲之後。

反王肯恩派他身邊的魔女賽妮斯去迷惑傑斯特,就在傑斯特被賽妮斯迷惑時,肯恩的大軍點起了的戰火不停地燃燒在伊羅特亞的大地上,傑斯特就像中了毒一般只是傻傻地坐著,任由賽妮斯開啟城門讓叛軍一湧而入,伊羅特亞的騎士團奮力地抗敵,但是刀劍卻刺不進賽妮斯的魔法屏障裡,在此時,舞月湜肂帶領著具有魔法力的護衛隊加了這場在城堡內的混戰。

被賽妮斯迷惑的傑斯特依舊還沒醒來,直到肯恩踏進了城堡裡,傑斯特才因為恐懼而醒了過來,面對站在面前的肯恩,傑斯特像是被打斷雙手雙腳的可憐蟲,只是趴在地上直發抖「你就是傑斯特王子? 等你死在我劍下,再為自己的愚蠢反省吧。」肯恩把手上的長劍對準傑斯特背上用力往下一刺,這時,有一個身影出現在劍尖和傑斯特之間,在肯恩看清楚之前,長劍已經刺過那個軀體,「舞月湜肂!?」肯恩冷酷的聲音裡帶著一點點的訝異,原來舞月替傑斯特擋下了這一劍,鮮血像泉水一般地噴出,「不… 不要殺我」這時的傑斯特卻退縮在牆角不斷地喃喃自語,就在閃著血光的長劍再次砍下之時,黑暗中閃出鐵器相擊的火花,藍茵不斷地揮舞著手中的水璃劍,每次相擊的火花,一陣一陣地照亮了漆黑的宮殿,「舞月湜肂! 舞月!」藍茵在黑暗中看不清舞月湜肂的傷勢,不斷地呼喚著,卻聽不到那熟悉的聲音,「哈哈… 你根本不配當一名騎士,連自己守衛的公主都保護不了」肯恩冷酷地笑著。

創作者介紹
MDs

MDs' Blog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