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火光照亮了宮殿,原來是騎士團終於打敗賽妮斯趕進城堡裡,藍茵還是不停地往肯恩身上遞招,最後肯恩手中的劍還是被砍飛了,藍茵用水璃劍指著肯恩,「現在你將會被以叛軍之名定罪」藍茵對肯恩說著,但是肯恩這時候卻笑了起來,就在藍茵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肯恩用力往藍茵衝了過去,劍刃就隨著鮮血的濺出,刺穿了肯恩的身軀,「寧願…戰死…也不願被…羞辱」肯恩緩緩地跪倒在地上,藍茵轉身馬上抱起舞月湜肂去療傷,舞月湜肂雖然救回一命,但卻陷入了昏睡。

陷入深深昏睡的舞月湜肂,任由藍茵再怎麼呼喚也不再睜開雙眼,只能聽到淡淡的呼吸聲音,昔日熱鬧的花園也成了雜草叢生的荒地,騎士團裡也不見那個努力練劍的少年,另一方面,傑斯特為了拉攏民心,而對全城鎮的人民發佈了假消息,而村民們也相信是藍茵讓叛軍殺進城堡裡的,但是藍茵一點也不在乎村民對他的誤會,因為他心中只掛念那個還在深深昏睡的公主,四處探聽消息之後,獨自前往一位老祭師告訴他的那一座絕望之城,傳說那座城就在北方的死亡之谷裡,而絕望之城的亡靈一族擁有起死回生的力量,但是老祭師語帶保留的說「要換回一個人的生命,就必須用相當的東西去交換,你打算要怎麼什麼換?」那位老祭師嘆了口氣,因為他也算得出來,藍茵很清楚而且他也會答應交換,「嗯… 我知道,用我的靈魂交換」藍茵只留下這句話後,就這樣消失在伊羅特亞城境。

獨自一人往死亡之谷走去的藍茵,一路上,經過春暖花開的美景,但他的眼裡卻容不下任何一瓣落花,走在炙熱的烈陽下,想起舞月湜肂痛苦的臉,他心底的痛苦比烈陽更燙,穿梭在寒風飄雪的冬天,卻也感受不到冰冷的感覺,因為他沒辦法永遠替他的最愛擋下所有傷害,而且眼睜睜看著她就這樣深深地沉睡著,似乎再也不會醒過來一般,就像有一株痛苦的芽長在胸口一般,終於,他穿過死亡之谷到了絕望之城的門口。

藍茵身邊四處都瀰漫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死亡氣息,仿彿隨時會有一雙白骨從暗處伸出來,樹影之間也飄著像是披著黑色斗篷的影子,安靜地就連一點鳥嗚聲也沒有,似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凍結了一般,藍茵緩緩走進城堡中央的殿堂,突然刮起一陣黑色的陰風,就在陰風揚起的沙塵中出現了原本並不存在的東西,身後原本只是二排碎石堆的走道,竟然站著二排幽靈士兵,空洞的骷髏眼洞裡發出陰陰白光,似乎全部都注視著藍茵一般,一回頭更發現一個身披破爛戰甲的骷髏就站在他面前,「我是亡靈之王塞迪斯,你這個人類到這裡做什麼? 」身披破爛戰甲的骷髏正是這個絕望之都的統治者,「但是不管你要做什麼,你都再也出不去了… 」塞迪斯緩緩地用他那個似乎快脫落的白骨下巴說著,「我是來出賣自己的靈魂的」藍茵並沒有一絲遲疑就說了,「我要交換舞月湜肂的生命」他肯定地說著,塞迪斯並沒有太驚訝的表情,或者說,一個骷髏白骨也沒什麼表情,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從塞迪斯背後走出了似乎只是一團光線的法師,「他是負責保管靈魂的」塞迪斯指著那名死靈法師說著,「我就讓舞月湜肂恢復她的生命力」塞迪斯指著殿堂中央一顆碎裂的水晶球,「以黑暗的力量逆轉時間的巨輪吧! 」這時水晶球裡竟然出現伊羅特亞城的影像,接著是舞月湜肂睜開雙眼的畫面,就在藍茵看著水晶球的時候,法師伸出那雙半透明的手,穿過藍茵的胸膛,再抽出來的時候,竟然拉著一道黃色的光球,「也許一開始的相遇,是分離的倒數計時」藍茵眼光只是盯著水晶球裡的舞月湜肂,眼角流下了一抹淚痕「如果早知道這是倒數的終點,那我會更珍惜守護在妳身旁的時間」,隨著光球離開藍茵的身體,他也瞌上了雙眼,倒臥在地上,不再有任何呼吸、動作,身後那二排骷髏士兵熟練地將藍茵埋在深深地土堆裡,又再一次刮起黑色陰風,所有的亡靈又消失在黑夜裡,一切又像被凍結一樣地寂靜,沒有任何一絲動靜。

創作者介紹
MDs

MDs' Blog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