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黑夜帶著不安的氣息降臨了大地,舞月湜肂隨著傑斯特領著軍團走進了村莊,卻不見平時人來人往的街道,或者說整個村的人都消失了,就在他們不解著這奇怪的現象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從森林裡傳了出來,「我從地獄回來了」隨著這句話一名身披黑色鎧甲的騎士在月光下現身了「藍茵! 」傑斯特驚訝的說「你是藍茵! 我能看得出你的樣子,即使你披著那一身盔甲」藍茵只是冷笑一聲「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剛說完,一陣魔法火焰從藍茵的腳底衝了上來,彷彿是從地底鑽出來的一條包著火焰的龍,眾人的目光還是盯著刺眼火光中的那個黑影,當火焰消退、光芒漸漸散去,熔化的岩漿流過他的面甲,「即然那我就成全你」黑騎士說「讓你知道地獄在你的眼前」他揚起手中的水璃劍,陣陣火光映在他那一身漆黑的盔甲上,一步一步踩著燃燒的大地,這個身影似乎曾經出現在一些宮殿的壁畫上面,當他看見站在傑斯特背後的舞月湜肂時,卻似乎身邊多了個人在跟他說話般低頭轉身緩緩地走開「什麼是地獄? 在白天與殘暴的敵人作戰,夜裡還要面對無盡的夢魘,這才是我的地獄」藍茵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卻消失在黑夜裡,只留下不明究理的傑斯特一行人。

朝陽又再次升起,但亡靈軍團卻不斷地和伊羅特亞軍國交戰著,奇怪的是有個黑影正瘋狂地砍著邪龍納爾斯,但是在諾大的戰場裡,沒有幾個人注意到這個黑闇騎士揮舞著的是一把藍色長劍,有股分裂的力量在藍茵腦中亂衝亂撞,一下子他揮劍攻擊亡靈族,一下子又轉身刺擊人類戰士,痛苦的怒吼被淹沒在人山人海的戰場裡,在他身邊的亡靈無情地把爪子、利牙往他身上招呼,人類的鐵劍、利弓也不斷地讓他的傷口濺出鮮血出來,但他就像被困住的野獸一般,只是在人群之中像一股黑色影子穿梭。

大祭師從神殿慌忙地跑過來,並且把一個銀色的頭環交給了傑斯特,「這個是曾經封印不死族力量的聖器」大祭師說,傑斯特只是低頭輕拂著頭環「嗯… 這樣就夠了」他忽然抽出腰間的長劍,在大祭師來不及呼喊之時,長劍已經沾滿了大祭師的鮮血,「就快結束了… 」傑斯特痛苦地自語著,忽然背後的腳步聲驚動了他「誰? 是誰在那裡? 」抬頭一看,卻是舞月湜肂站在那裡,「原來你要和亡靈族合作…」她恐懼地看著傑斯特,「哈哈哈,只要讓邪神重生,我就能擁有不會結束的王國,因為只有亡靈的國度是永遠的、是不會被消滅的,但代價是… 伊羅特亞城!! 」就在此時,傑斯特就像那些受傷的士兵一樣,開始混亂,眼睛像充了氣的氣球一般突了出來,嘴角掛著一絲絲的口水,「我先吃了妳! 」就在他往舞月湜肂跳過去時,忽然暗中一閃藍光,一把長劍劃開了傑斯特的身體,一個騎士從暗處走了出來,並伸手拿走了傑斯特手上的頭環,而中劍的傑斯特已靜靜地躺在血泊之中,「有了它我就可以抵抗亡靈族的力量了」,舞月湜肂抬頭一看,卻是黑闇騎士藍茵,他的呼吸裡有著受傷的感覺,「你… 受傷了? 」藍茵並沒不答話而將頭環戴上了,「妳有必要擔心一個出賣靈魂的騎士的死活嗎? 妳離我遠一點,女人」藍茵並沒有回頭,只是用像冰石一樣的口吻回答,「你的身體不可能承受這頭環神聖的力量…」藍茵在舞月湜肂還沒說完之前已經催動了身上的力量,一陣藍色的光芒瞬間籠罩在伊羅特亞城周圍。

創作者介紹
MDs

MDs' Blog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