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茵和榕里斯二人緩緩地踏在朝陽的照映下,
藍茵腦中一片空白,
腦海中只是一再出現巴風特瘋狂的力量,
他一直走著走著,
竟連手上的燈籠都忘了熄掉,
而榕里斯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雙手緊緊得抱著她的魔法杖,
一回到村子口,
榕里斯就看到了教她魔法的老師,吉倫,
而吉倫一看到榕里斯的臉色就知道她見過巴風特了,
吉倫回頭看了看藍茵,
伸手拿出了一顆充滿祝福魔法的魔法寶石,
並且遞給了藍茵,
藍茵只是反射性的接過,
他似乎還沒從那惡夢醒來一般,
只是盯著遠方望著望著,
吉倫又塞了一個小皮囊給藍茵,
要他搭船前往北方大陸的牙之塔,
接著就把榕里斯帶往魔法旅舍去了...
藍茵看著當初載他來說話之島的鐵甲船又緩緩的靠岸了,
他拿出吉倫給他的船票、魔法寶石和小皮囊,
踏上了往牙之塔的路........................

三個月之後,
榕里斯終於學成了第六級魔法,
由於說話之島的環境,
也使得榕里斯的能力進步神速,
另一方面,
前往牙之塔的藍茵,
也遇見了傳說中打敗無數飛龍的劍士,傑瑞德,
在這三個月內,
藍茵跟著傑瑞德出入龍之谷數次,
傑瑞德雖然對藍茵的生世很感興趣,
但是藍茵自己也是對於以前的記憶完全沒有印象,
只記得自己是因為重傷而被榕里斯一家收留,
是為什麼受傷、什麼時候受傷,
以及受傷以前的事情,
也已完全都不記得了,
藍茵只剩下胸口的傷痕還是以前的,
其他的他完全都記不起來了...

就在五個月後,
一個晴朗的下午,
剛做完魔法修行的榕里斯正從山坡上走下來,
她突然發現遠方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吉倫的身邊,
那個人正是藍茵,
但是,
這個藍茵跟五個月前的藍茵差了好多好多,
尤其是臉上多了一道長長的傷痕,
那天晚上,
二人許久未見面,
聊到天空泛起了陽光,
榕里斯才漸漸入睡,
而藍茵卻是提起了一把用布包起來的劍,
一個人背著那把劍沿著海岸線走著走著,
他看到遠方十幾艘小舟正在靠岸,
上面都是妖精一族的族人,
正當藍茵看著他們忙著上上下下的時候,
突然感到後方一雙手要遮住自己的眼睛,
他馬上一躍而起,
並且在空中翻身的時候看見背後那個人竟然是一名女妖精!
他一落地,
那女妖精就笑著走了過來,
並且不斷地擦著臉上豆大的眼淚,
那女妖精一直拉著藍茵的手,
一直問:「你真的還活著、還活著,你的傷好了沒有?」
藍茵只覺得眼前這個女妖精很眼熟,
於是出口問了:「對不起,請問...請問妳是誰呀??」
那女妖精愣了一愣:「我是尤里艾蜜呀,你忘記了嗎???」
藍茵便把他失去記憶一事告訴了尤里艾蜜...

原來在不久之前妖精與人類終於能夠和平相處,
而尤里艾蜜則是前來說話之島防範巴風特的哥哥巴列斯來將巴風特救出,
這一個相遇真是巧合中的巧合,
但是尤里艾蜜才剛抵達說話之島不久,
就接到消息說巴列斯已經開始往說話之島接近了...

在一個吹著寒風的夜裡,
尤里艾蜜突然感覺到森林裡面傳出了一陣令人害怕的感覺,
於是她起身準備去看看是怎麼了的時候,
竟然發現榕里斯也起身了,
二人快速的走近了森林,
發現森林裡面站著的竟然是藍茵,
他手上拿著一把只有握柄的劍,
突然見到藍茵在自己手背劃出了一道傷口,
然後又見他把自己的血沾在劍柄上,
傷口快速得癒合,
而劍柄上出現了一道血紅色的劍刃,
二人跟著藍茵走進了冒險洞穴,
這時妖精守軍前來告訴尤里艾蜜,
巴列斯不久就要來了,
所以整個妖精隊已經在冒險洞口整軍待隊了,
尤里艾蜜轉頭跟著榕里斯走了進去,
不久,
二人竟然看見藍茵走進了魔法陣,
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只能在外面看著,
巴風特一看到人類進來,
就使用魔法招喚出了大量的骷髏,
但是藍茵卻只是看著巴風特,
當巴風特突然使用地裂術的時候,
藍茵的身影消失在地的那一端,
而巴風特發現一把紅刃已經穿體而出,
原來藍茵已經從後面刺出致命的一擊,
而外面的尤里艾蜜和榕里斯突然感到背後多出了一個野獸呼吸的聲音,
回頭一看,
竟然是巴風特的哥哥巴列斯,
巴列斯怒吼一聲,
竟破牆而入,
藍茵輕輕的把劍橫在胸前,
巴列斯一抓出去,
這一爪定要把藍茵的五臟六腑全部拉出來,
但是藍茵似乎不存乎,
在這關頭,

藍茵和巴列斯之間突然跑入了一個人影,
尤里艾蜜竟然替藍茵擋下了這一爪,
藍茵張大了眼睛,
這一刻他想起了以前的一切一切,
但是尤里艾蜜就在他眼前緩緩得躺了下去,
以前一切的一切一幕一幕的出現在藍茵的腦海中,
眼淚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伸手搖了搖尤里艾蜜,並且顫聲說著:「蜜...」
尤里艾蜜緩緩的伸聲沾滿鮮血的手說:「茵... 好痛... 好冷喔...」
藍茵張大了嘴說不出什麼...
尤里艾蜜躺在藍茵的懷裡說出了最後一句話...
「能夠這樣躺在你的懷裡,好溫暖、好幸福... 好想永遠都... 在...」
尤里艾蜜最後的「一起」這二個字竟來不及說出口,
就這樣在藍茵的懷裡瞌上了眼睛....................

尤里艾蜜慢慢地瞌上了雙眼,
藍茵看著沾滿鮮血的雙手,
又看著巴列斯冷笑的嘴角,
身邊的劍就在地上,
輕輕地一笑,並說著:「我們不想出去了,你們走吧...」
巴列斯仰頭大笑,並用牠那奇怪的聲音說:
「愚蠢,真是愚蠢,那就成全你吧...」
說完,從背後拿出了一把魔法杖,
正要給牠弟弟巴風特報仇之時,
藍茵左手捨起了地上的劍,
右手抱著尤里艾蜜的身體,
轉身便往地下監獄的內門走去,
巴列斯見到藍茵根本不放牠在眼裡,
心裡更加憤怒,
於是使盡了全力往藍茵的後背刺了過去,
就在魔法杖快要碰到藍茵的身體時,
藍茵的身體就像鬼魅一般地消失在魔法杖的前面,
巴列斯連出三擊都被一閃而過,
心裡覺得非當驚訝,
突然藍茵在不遠地走道停了下來,
巴列斯只能感覺到藍茵就站在走道黑暗的那一端...

巴列斯只聽到輕輕一聲,
在走道的那一端竟然冒出了野獸般的雙眼,
就如同被鮮血染紅一般,
巴列斯被那雙眼睛嚇住了,
在外面的榕里斯突然看到巴列斯從房間裡跑了出來,
轉身就往海底的通道消失了,
吉倫在此時出現在榕里斯的後面,
他並沒有說話,
只是示意要帶她離開這裡,
雖然吉倫沒說,
但是榕里斯她也猜得到,
藍茵他就在裡面,
可是他不會再出來了,
這個故事也會隨著巴風特的消失,
而永遠地沉入這深深的地底..............


創作者介紹
MDs

MDs' Blog

M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